一个老话题—建筑学背景下的美术教学模式

——刘杰  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

关于建筑美术教学模式,甚至到设计专业的美术教学模式的讨论是一个老话题了。在一些基本的内容上,广大专业教师已有普遍的共识,之所以一而再地老话重提,反映了大家对一些焦点问题的关切。

首先是教学模式的改革,这个议题之所以常论常新,是因为当前一切改革举措都处于探索试验阶段,尽管这样的探索已经历多年,但从长远来看,任何未经时间检验的教育体系或模式,都无法体现其绝对的权威性。

在现实情况中,这种多元化是合乎社会大背景下多元文化发展要求的,各个学校的具体条件不同,师资、教学环境、学术方向都存在差异。因而个别的成功经验也未必能移植到其他的教学单位。

另外一个大家普遍意思到的问题是:美术课,在设计教育中的合理性越来越受到部分人士的质疑。而这种质疑的基本理由就是在数字化,技术化时代,传统上由绘画来完成的视觉表达,今天完全可以利用计算机解决了。我们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强势的学术偏见,持这种观点的人,过高的相信和依赖技术的效率和作用,低估了美术教育的美育功能。

在我国特殊的教育背景下,无论是中等教育还是高等教育阶段,艺术教育基本上处于严重缺乏的状态。多数进入建筑学专业的新生从未接触过造型艺术也不了解艺术史,从当下的情况看,美术课几乎发挥着艺术扫盲的功能,承担着审美启蒙的责任。

所以,美术课不但不能从课程体系中消失,反而应当加强。当然,实现的手段和操作的方法还可探讨。

美术课,不是表面式浅层次上传授绘画的技法的课程,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视知觉能力,这是任何一位设计师终其一生都需要提高的能力,简单的说,就是引导学生如何发现美、表现美和创造美的形式。它是直接作用于思想和观念的学问。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的成效是隐性的、长远的,它的作用无法用量化的指标来说明。

关于造型艺术基础教学改革的建议:

我们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并进行相应的改革实践,在吴(吴士元)、林(林建群)两位老先生的组织和亲力亲为教导下,综合国际上有深度的多种艺术观念和理论,设置多个课程的作业,在2003年已经将三大构成与素描、色彩写生等课程整合为造型艺术基础,2005年评为省级精品课程。

可以说,比现今我们所在的学院其他基础课程的改革起步早,力度大,观念更前瞻。

几年之中,从未放弃过对教学模式和课程内容改革的探讨。

谈谈建议。

首先,应加强美术教育中的实验环节。

加强指的是增加学时比例,多增加实验种类。应该摈弃实用主义思维。现在的误区是美术课只能画静物,画石膏,画建筑,似乎这已形成惯例。若从培养学生的形象思维能力角度来说,课程内容不应该被这些有限的题材所拘束。除了铅笔、钢笔、水粉这些常规题材,让学生更多接触些生活中的材料,纸浆、泥巴、陶土等等,多设置些教学环节在造型课程中,让学生多些现场的直接体验,像现在制作雕塑、版画、丝网、各种民间工艺制作,而且我们是有这方面的优秀师资。

从理论上说是提高学生多感官的接受能力,也就是提高学生对艺术的感知力,对材料工艺的驾驭能力,对空间形态的塑造能力。

美术教育,最为本质的描述是“一种美学素养的基础教育”,这是基础教学的目标,同设计课的差异在于接受、感知的艺术领域更加广泛。

通过多种实验环节,让学生理解不是只有画画才是艺术教育。

在20世纪之前,中国人从来不懂得先进素描为何物,照样设计出具有民族特色且极具艺术品位的建筑,从宫殿到民居,从城市规划到园林景观,这说明审美修养源于多维度、多层面的感知与接触。

其次,无论如何改革应有理论依据并具有自己的特色,没有理论依据,视知觉规律,接受心理规律,艺术理论,课程内容就会零散而不完全。

最后,设计可以追逐潮流,可以患上美学偏食症,可以成为炫耀资本和权力的工具。而美术教育,尤其是基础美术教育、造型艺术教育不应屈从于什么设计潮流,它推崇的应是人性和艺术。它应该着重于全面性和基础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