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类院校景观学专业生态规划课程体系探索——以哈尔滨工业大学为例/刘晓光 吴远翔 吴冰

建筑类院校景观学专业生态规划课程体系探索

——以哈尔滨工业大学为例

Research of ecological planning curriculum system of  landscape specialty in college of architecture

——Taking 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s an example

                        

刘晓光 / LIU Xiao-guang

吴远翔* / WU Yuan-xiang

吴冰/WU Bing

 

摘  要:

从国际景观发展走向、国内生态趋势需求以及LA一级学科的历史责任角度考察,生态规划与设计能力的培养是景观学专业本科教学的核心内容。建筑类院校的景观学专业在学科发展平台、与规划建筑专业融合等方面都有其独特的优势与资源,本文以哈工大景观规划设计课程体系为例,探讨了建筑类院校生态规划教学体系的策略与模式。针对生态体系的完整性、生态类型的全面性、生态规划的复合性、生态尺度的渐进性、生态教育的操作性,提出课程体系在整体上建立自然生态系统和人文生态系统规划设计2条耦合交织主脉;在2条主脉内部,应设置生态公园规划设计、社区规划、生态基础设施规划等能力训练型课程,以及景观生态学、环境生态学、景观社会学、城市设计概论等知识传授型课程。在培养时序结构方面,应通过“ZZ型”尺度训练模式,解决生态尺度跨越难题。

关键词:景观学;生态规划教学体系;人文-自然生态复杂巨系统;“ZZ型”尺度训练模式

ABSTRACT: Study on the trend of international landscape,domestic ecological demand and the historical responsibility of the first level discipline, newbor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specialty of architecture colleges should strive to build the ecological planning as core competitiveness, leveraging the ecological trend, establish large scale planning ability and ecological kernel, can proceed with determination. On the whole, an ecological planning core system should be established by two interweaved main veins , including planning of the natural ecological system ,and planning of humanistic ecology system, to take the ability of planning the complex giant eco-system of human and nature . In the two main veins, should set ability training courses such as ecological park planning and design, community planning,ecological infrastructure planning etc.and knowledge introduction courses as landscape ecology, environment ecology, landscape sociology, urban design etc.In the aspect of training sequence ,  the “zigzag” scale training model would be helpful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striding across ecological scale .

KEY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Eco-planning Teaching system;The Complex Giant Eco-System of human and nature; “zigzag” scale training model

 

1 背景问题——新兴专业如何建构核心竞争力

对于建筑类院校新兴的景观学(Landscape Architecture,亦译风景园林学)专业(注1),面临着相近学科间竞争、老院校优势压力、师资不足、积累薄弱等劣势,对此战略上是亦步亦趋、东施效颦,还是审时度势、迎头赶上?战术上应该如何自我定位、形成特色,建立稳定、科学、可持续教学体系?最重要问题是如何打造核心竞争力?能否站在国际学科发展与社会需求前沿?能否建立比较优势?哈尔滨工业大学景观学专业通过09年以来的实践,形成了以生态规划为核心的教学体系(注2),所累积的经验和思考希望可以回答上述问题。

1.1学科发展方面的转型挑战

如果要建构核心竞争力,必须洞察并顺应学科发展与行业需求的总体长期趋势,才能保证长久,否则因循守旧或投机取巧都难以持续。从当代国际发展趋势与国内需求角度考察,生态规划是全球性生态危机背景下景观学科的重要工作范畴,既是国际学术前沿主题,也是今后中国城乡社会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工作。目前在生态城乡建设方面已经对生态规划提出了紧迫需求,如国土生态功能区划定、市域生态红线划定、生态城市规划、海绵城市规划、生态社区规划等,这些需求既对传统规划体系提出挑战,也相应地提供了新就业空间,以及形成行业新格局的机遇。

生态规划是对于自然生态系统与人文生态系统进行整合性规划[1]。在策略层面,生态规划是系统性而非单一性解决社会与自然关系的综合方法,是在土地与空间领域解决生态危机的重要途经。在操作层面,生态规划也是抓住城乡建设上游主动权的重要途径。只有占据中国城乡发展规划与建设的上游,抓住中、宏观尺度影响力大的决策与规划工作主导权(如为传统的经济与社会规划、城市规划、土地规划等法定“三规”划定生态红线),才能抓住法规、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的关键环节,形成多赢格局,才能有效达成生态保护、生态恢复、生态构建的理想目标。由于传统生态学研究缺少空间手段,传统城市规划缺少生态方法[2],这就要求景观学科承担起生态规划的历史使命,尽快提供可操作的理论、方法、人才支撑,并完成自身从传统人文设计向复合生态规划的历史转型。

这种学科与行业发展带来的挑战,正是新兴专业快速形成自己核心竞争力和教育特色的契机,因为生态规划正是传统景观教育体系中的薄弱环节,是一个公平的新起跑线。学科转型的关键问题是,如何抓住自然生态规划的重点;如何整合自然与人文生态规划2个系统。

1.2人才培养方面的竞争挑战

在景观规划设计领域,建筑类院校景观学专业的竞争伙伴主要有建筑类院校的城乡规划与建筑学专业、美术类院校的环境艺术、农林院校的风景园林等专业。相对而言,这些不同院校背景的专业各有长板和短板。相近学科里的城乡规划专业,优势是大尺度规划、人文景观规划,不足在于生态规划缺失。建筑学专业,优势是小尺度规划、人文景观设计,不足在于生态设计、大尺度规划缺失。环境艺术专业,优势是小尺度造型能力、不足在于生态设计、大尺度规划缺失。本学科内的传统农林院校的优势在于小尺度园林、植物造景,不足在于对于设计能力稍弱,生态规划缺失、规划设计尺度较小。

综合分析可以看到,新兴景观学科比较优势可以建立在生态(自然生态、人文生态、复合生态)、尺度2个基点上,生态规划特色应该作为核心竞争力。

从中国景观学科发展的必要性角度考察,大尺度的生态规划是与传统强势学科(如建筑、规划)间竞争格局中的最佳生长点与核心竞争力。作为新的一级学科要在相关学科夹缝中发展,景观学科必须占据目前被忽略然而极为重要的战略高地——生态规划,以生态为技术门槛,以规划为尺度门槛,以法定规划为实现门槛,才能形成核心竞争力,才能脱颖而出。

从建筑类院校景观学专业发展的可行性角度考察,生态规划能够发挥建筑类院校传统优势。建筑类院校大多具有人文生态系统规划(城乡规划学科)、环境生态(环境工程学科)、工程体系设计(建筑学科)、基础设施规划(交通、市政学科)等多方面传统优势基础。新办专业以此为成熟平台,如果再强化一下自然生态规划,以及生态-人文生态整合,就可以快速建立自己的特色专长,形成以整合自然与人文2个生态系统、构建生态复杂巨系统为核心能力的成熟稳定的核心体系,以新体系开辟新战场,扬长避短,迎头赶上。难点是,如何架构自然与人文生态课程体系,如何完成从微观到宏观不同尺度的教学,并与学生的接受能力时序匹配。

 

2 总体策略——突出培养生态整合能力与跨尺度规划能力

如果把生态规划确立为学科、专业的核心竞争力,那么生态规划课程体系就是专业教学体系的核心。打造这个生态规划教学核心需要解决两个关键问题:

一是生态整合问题,即如何将自然生态、人文生态有机整合,从而改变传统自然生态规划由于局限于单一保护而无法持续的问题,以及人文景观内在深层缺少生态理论支撑而流于表面形式化的局限。

二是尺度跨越问题。尺度是生态规划与景观领域中非常重要的范畴,决定着不同对象的内在机制和研究方法[3]。生态规划训练要解决不同尺度的问题,如果从学生接受能力时序考虑,从小至大训练容易接受。但从实际工作流程方面考虑,又需建立先大尺度规划,再指导下位小尺度设计的思维逻辑。如何协调两个相反时序,需要提出明确策略。

2.1以整合自然生态与人文生态为目标

广义的生态规划是对于自然生态系统与人文生态系统进行整合性规划。其中自然生态系统规划主要解决景观生态方面的理想格局建构与环境生态方面的保护与修复[4]等方面的空间问题,规划对象包括国土到市域尺度的SP,城区尺度的 EI,社区尺度的生态公园等。人文生态系统规划主要解决社会生态、经济生态、文化艺术方面的空间问题,规划对象包括城乡社区系统规划、综合性城市设计、城市景观设计等;整合性规划是要把原来分离自然与人文有机整合成整体生态系统,最终实现人类与环境可持续发展。

因此要建构自然生态、人文生态两条主脉,交织而成生态规划课程核心骨架,再组织相关知识类的原理课(如景观生态原理)、选修课(如生态城市概论)、实习课(植物实习1,2),形成重点突出、主辅相生的系统结构。

自然生态、人文生态两条脉络可以先从小而全的综合性庭园设计开始初步的一体化整合训练,然后开始分开,经由生态公园规划与设计、社区规划与设计等课程分别进行自成系统的自然与人文的专项性深度训练,最终再由城市生态基础设施与城市概念规划、区域景观规划、毕业设计等综合性课程来完成深度的整合性训练。

同时并行设立快速规划设计能力线,通过数次快速设计课训练,培养快速解决关键问题的能力。

2.2以“ZZ模式”打造跨尺度规划体系

生态规划能力培养中,核心与关键难题之一是尺度跨越。而从毫米级到公里级的尺度跨越,是要在有限学制周期里解决的难题。

从教学角度,大尺度训练要从小到大逐步升级,不能有尺度缺环。因为在毕业后景观师如果以一己之力从小尺度设计跨大尺度规划是非常困难的。相反,如果经历从小到大逐步升级尺度的系统训练,未来再从大尺度做回小尺度就比较容易。因而在本科阶段要一步到位,从人机微观尺度训练出发,一直扩大到区域宏观尺度,形成扎实的跨尺度能力。不能采用抓大放小(如某些城市规划教育体系)、或抓小放大(如多数建筑学教育体系)的方式。

从职业能力角度,景观学专业培养体系的目标是要做大尺度生态规划,但也要兼顾小尺度设计,要形成跨尺度能力,以面对未来的不定性。

因此,应该建立“ZZ”(zigzag, 锯齿交错)型教学模式,通过整体上的由小至大、局部性的由大至小,交错上升的尺度变换磨练方式,形成大小尺度贯通、人文与自然生态贯通、工程设计与生态规划贯通的能力,建立跨越尺度的底层源代码。

整体上,教学版块之间,尺度由小至大,从小尺度工程设计能力训练开始,逐步形成大尺度复杂巨系统的规划能力。以康德的完满性(设计学科的功能、技术、形态3大系统的有机整合)为评价标准,系统涵盖学科领域基本的尺度、类型、理论、方法、技术。

局部上,教学版块内,课程尺度由大至小,与整体相反相成,形成锯齿型ZZ结构。一是为建立全局观念的系统思维方式,从基础科学分析到概念创意,每个小细节都以上位规划为依据;二是为熟悉实际工作程序,先规划后设计,既保证整体性、连续性,又能深入细部构造。每个单元内的大设计课(如生态公园规划+生态公园设计,社区规划+社区景观设计),要求连续占用一个学期时间,由一个大主题,贯通两个相关的上位规划(概念规划、项目策划、各系统规划,总体规划)与下位设计(节点、技术、形态)。

由于训练是从微观设计开始,逐渐到宏观规划,所以不必担心小尺度能力缺失。相反,由于具有宏大视野,返身做小尺度设计时会跳出窠臼,形成更理性、更新颖的作品。

 

3 操作策略——建构生态规划课程复合系统

3.1自然生态规划主脉建构

生态规划教学包括主导性的规划设计能力训练部分,以及支撑性的原理传授部分。

规划设计类课程系列,重点强调生态学原理的应用能力,主要研究生物多样性、自然资源保护等格局规划设计[5],但要把人文生态与城乡社会发展作为重要影响因子来考虑,主要包括:先行基础课程为植物景观设计、场地设计;核心课程为生态公园规划、生态公园设计。

生态公园规划、生态公园设计两门关联课程构成核心版块。生态公园规划要求结合景观生态学原理、景观规划设计原理、场地设计、景观工程技术等课程,以自然生态系统为

对象,综合解决生态安全格局、生物多样性保护、雨洪管理、水体净化、棕地修复等诸多问题[3],(见图1)是后续的生态公园设计的上位指导。下位的公园设计课,在上位规划课中选择合适地段,按照规划导则继续深化设计,侧重环境修复技术、生态工程技术以及重要节点设计、细部构造设计。

同时,要求人文生态线上的规划设计课程,如社区规划、社区设计、城市设计等也要以场地生态分析、生态设计为基础进行工作。

原理类课程系列,设置景观生态学(侧重空间格局)、环境生态学(侧重环境修复)、生态伦理学(侧重哲学)、景观植物学(侧重植物应用)、地理与水文学(补足基础地理知识)、环境影响评价(侧重与产业规划、环境规划对接)等课程。

 

3.2人文生态规划主脉建构

人是整体生态系统中的最主要影响因子。人文生态系统课程研究强调对于聚落、城市的社会、经济、文化等内在生态规律的把握,和对人居环境的原型与演变机制的理解,同时,要熟悉现行法定规划体系的方法、标准,以期能够完成多规融合的任务。但要把自然生态作为重要影响因子来考虑。

规划设计类课程系列,先行基础课程包括建筑设计基础、景观建筑、庭园设计、住宅与选型;核心课程是城市设计(社区规划)、城市(社区)景观设计等课程。

城市设计(社区规划)与城市(社区)景观设计两门关联课程构成核心版块。城市设计的本质是设计社区,因为社区是人文生态系统的基本模式,不仅是社会学概念,也是城市、村镇、聚落的空间结构原型,是城市的细胞单元和复层系统架构,从实体社会到虚拟网络社会,都有着普遍、永恒的生命力[6]

城市设计课以居住、教育、科研、产业或复合功能为目标,进行以高效集约、功能混合、社会生态、文化包容、人性友好为特征的主题性社区规划(见图2),取代导致城市破碎化、多样性丧失、交通成本激增、环境恶化等城市病的以小区模式衍生的城市设计[7]。      用城市设计(社区规划)完成过去城市设计、小区规划两门课程目标,省出课时设置更大尺度的城乡概念规划。同时要求反推指标,生成简要的控规成果,并尝试将生态指标(如地面透水率、生态网络接口等)渗透进入现行规划指标体系,以获得可操作和有法定保障的成果。

下位的城市(社区)景观设计课,在上位城市设计(社区规划)课中选择合适地段,按照规划导则继续深化景观设计,侧重传统的人文景观、游憩活动、审美活动研究与设计。

原理类课程系列,设置景观社会学(侧重社会生态)、古代景观史论(侧重古代智慧)、现代景观思想与方法(侧重现代成果)、城市史论(侧重复杂系统演进)、建筑史论(侧重工程系统演进)、城市设计概论(学习成熟的方法)等。

3.3人文-自然生态双脉整合系统建构

规划设计类课程系列,开设城市生态基础设施(EI)与发展概念规划、区域景观规划等课程,打造在区域、市域、中心城区等各级尺度下,整合空间环境、社会经济、道路交通、生态网络等复杂巨系统的驾驭能力。

城市生态基础设施与发展概念规划课程的目的,是要综合运用前期训练完成的规划设计能力与知识,从生态复杂巨系统规划视角出发,以EOD为目标,以生态规划为核心,应用SEE模式,整合传统三规(土地利用、城乡建设、社会经济),以城市生态基础设施建构城乡生命支撑系统,提出引导城乡可持续健康发展的解决策略与方案[8](见图3)。区域景观规划作为涵盖性较大的弹性课程,可根据需要安排,灵活选择风景区规划、乡村规划或郊野规划,侧重解决市域及区域的规划设计能力。

原理类课程系列,开设区域规划、城乡规划原理、城乡规划管理与法规课程(因目前还没有景观法)、城市道路交通等课程,以便于把生态规划纳入现行城乡法定规划体系以获得政策层面的保障,强化管理层面的实践知识与技术,强化操作性。

毕业设计作为收官环节,力求推进对学科内涵与使命、学科研究范畴、教学体系、毕业设计、生态规划方法、数字技术应用等问题的深入探讨。如完全基于ArcGis技术,研究2500平方公里的市域生态安全格局规划,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生态红线划定、多规合一探讨。对于水安全格局、林地安全格局、生物安全格局、农田安全格局、游憩安全格局几个方面的研究与综合叠加,提出不同尺度下的高中低安全格局(SP)[9]、生态红线,以及控制规划导则,从而打造应对生态环境危机的能力,以及城乡宏观层面的生态规划、总体规划能力(见图4)。

 

4 结语

从国际景观发展走向、国内生态趋势需求以及景观学一级学科社会角色等方面考察,中国景观教育,要对生态规划予以充分重视,否则作为无法承担在国计民生方面的历史重任。特别是对于建筑类院校新兴的景观学专业,生态规划教学体系是打造学科特色、建立核心竞争力的重要途径,也是迎头赶上传统强势院校的核心策略。因此,对于新兴的景观学专业,生态规划教学体系建设刻不容缓,当趁国家生态文明国策、生态建设大潮来临之际,传统院校惯性难改之时,乘轻舟无碍之利,速速策马扬帆,方能借势而兴。

 

注1:关于LA(landscape architecture)学科的译名,国内学界在2005年前后曾经有一场大讨论,建筑院校多倾向景观,农林院校多倾向风景园林。本文从LA学科发展以及与生态、地理等相关大学科群整体内涵协同角度,取第一种用法。

注2:关于哈工大景观学整体培养计划的研讨将另文详述。

 

参考文献:

1.Ian McHarg.设计结合自然.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06:3~4

2.李浩.生态城市规划实效论——兼议生态城市规划建设的矛盾性与复杂性[J].城市发展研究,2012(3):34-36

3.Carl Steinitz.迈向21世纪的景观设计[J].景观设计学,2010(5):24~30

4.刘晓光、吴远翔、冯瑶.景观设计课程探索,第三届全国景观教育学术年会论文集.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182.

5 Landscape Ecology Principles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Land-use Planning,Dramstad,W.E.,Olson,J.D.and Forman,R.T.T.HGSD,ASLA and Island press,1996.

6.杨德昭.新社区与新城市.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2006

7.Bamett J.Smart Growth in a Changing World[M].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2007.

8.吴远翔、刘晓光,基于EOD理念的城市绿色基础设施规划课程教学探索[J].中国园林,2014(5)120-124

9.俞孔坚王思思李迪华.区域生态安全格局:北京案例[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2 .

 

作者介绍:

刘晓光/1969年生/男/黑龙江哈尔滨人/博士/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哈尔滨150006)

吴远翔/1971年生/男/江苏通州人/博士/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哈尔滨150006)

吴冰/1970年生/男/黑龙江牡丹江人/博士/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工程师(哈尔滨150006)

 

【附注:

刘晓光/ 哈工大景观学科、景观系创建人,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景观规划研究所所长。景观系主任(2011-2013);城市规划系城市设计教研室主任(2006-2009);建筑系(原哈工大)建筑学专业主要创建人(1995-2000)

吴远翔/哈工大景观学科、景观系主要创建人,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景观规划研究所副所长;景观第一教研室主任(2007-)

吴冰/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景观规划研究所副所长,建筑学硕士,计算机博士,哈工大景观系数字景观课程体系创建人

 

哈尔滨工业大学景观学专业目前的15名毕业生,53%读研,分别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德国柏林工业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北京大学、哈工大(城乡规划)录取】